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疫情之下的医药业:“狂奔”的生产线 紧急升级的实验室

疫情之下的医药业:“狂奔”的生产线 紧急升级的实验室

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凯因科技,员工正在对产品进行包装 。企业供图

“请你公司克服一切困难,于2020年2月26日前向湖北省分批供应盐酸阿比多尔片20万盒(12片/盒)”

这是2月18日,盐酸阿比多尔供应紧急的情况下,石药集团接到的来自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以下统称:医疗物资保障组)的紧急任务调运单。

新型肺炎疫情以来,医药行业中的很多人都在与时间赛跑,“全力生产”,“库存紧缺”成为业内人士的常用词汇。

疫情之下,医药公司的生产线和实验室,都成为“战场”。

超负荷狂奔的生产线:有企业收到国务院紧急任务调运单 临时新建生产线

盐酸阿比多尔,原本适用于A、B型流感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的治疗。2月4日,李兰娟院士宣布阿比多尔可以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后,阿比多尔出现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新第六版《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中。

作为一种抗流感用药,在国内的生产厂家并不多。目前,全国拿到阿比多尔生产批号的仅有7个产品,涉及到6家公司。

与石药集团一样收到紧急任务调运单的还有石家庄四药。根据石家庄四药官网发布消息,公司在2月19日、2月23日相继收到两份紧急任务调运单,共涉及15万盒(每盒12粒)阿比多尔胶囊,要求运输到的地方均是湖北。

石家庄四药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阿比多尔胶囊有直接向医院出售,但依然是以国家整体调配为主。

“目前每天都是零库存的,生产多少销售多少”,2月26日,国内另一家阿比多尔生产厂家工作人员宋宇(化名)告诉记者,公司也接到了医疗物资保障组的通知,需要生产一批阿比多尔调运到湖北。

紧急调运单下是超负荷狂奔的生产线。

宋宇所在的公司,生产的阿比多尔也只能优先供应国内急需药物的区域,“我们首先是要完成国家的任务”,“公司已经紧急启动新增生产线”。

紧缺的不仅仅是阿比多尔。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中,还涉及磷酸氯喹、利巴韦林、α—干扰素、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等药物。

在北京经济开发区的凯因科技,已经在1月至2月27日生产了超过150万盒的α-干扰素(α—干扰素的一种),其中有40多万盒运送到了湖北。

对于已经取消春节休假的凯因科技来说,目前的生产线仍需要加班才能完成供应,“我们基本上是没有库存的”。

2月27日凯因科技副总经理王欢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还接到北京市的“任务”,要求能够保证10万只重组干扰素α2b注射液的库存量,为北京市保障供应。目前,公司已经开始采购机器,准备扩大生产线。

对于同样是诊疗方案推荐用药——磷酸氯喹的生产商南松凯博而言,其已满负荷生产,但也表示,会根据需要适时扩大产能。

利巴韦林的生产商延安必康也宣布:增加投资,扩大子公司利巴韦林注射液的生产。为了利巴韦林顺利生产,此前延安市政府还特地为延安必康开辟应急绿色通道,支持延安必康利巴韦林注射液等重要药品落地投产。

中成药及中药注射液需求激增,有企业推掉商业订单,优先保疫区

上述提及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为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截至3月4日已经更新到试行第七版。这套诊疗方案中的另一个重点,就是中药治疗。

上述诊疗方案提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中医的疫病范畴,并且第三版诊疗方案中就推荐了部分中药处方。第四版诊疗方案起,推荐医学观察期的患者使用部分中成药,推荐部分重型和危重型患者使用中药注射剂。

新京报记者统计,除部分中药处方外,藿香正气胶囊、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血必净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生脉注射液、醒脑注射液等中成药或中药注射液均也出现在诊疗方案中。

对于全国唯一的连花清瘟胶囊生厂商来说,近期,以岭药业面对的市场需求也出现暴增。连花清瘟胶囊被推荐给医学观察期的患者使用,以岭药业对新京报表示,在春节期间,湖北外其他一些省份还出现了断货。

“市场需求量很大”,3月2日,以岭药业回应新京报记者时表示,公司春节期间没有放假,组织员工加班加点生产,所有生产线均调整为生产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但还是难以满足市场需求。

“1月25日开始,公司陆续接到一些商业公司的需货电话,但是当时公司每天只能生产四千多件连花清瘟,而且优先保证湖北疫区的用药需求,每天要给湖北发两千件,剩余的才能供给全国其他省份。”

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公司不得已,只能把生产线全部安排连花清瘟产品的生产。按照以岭药业说法,公司即使24小时开足马力生产,仍不能满足连花清瘟产品的市场供应。

目前,以岭药业已经决定再引进3条颗粒剂生产线。记者了解到,新增生产线设备初调试完毕,还需做设备验证、到主管部门备案等工作,所有手续办理完毕后方可生产。

这样满负荷生产、紧急新增生产线已成为一些医药企业的常态。

2月26日,红日药业告诉新京报记者,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诊疗方案中出现了旗下产品血必净注射液,公司立即启动旗下产品血必净的应急生产。

“(诊疗方案)公布后的第二天,定点医院血必净使用量即开始逐步增加”,红日药业表示,目前已经有超过1000家医院从红日药业采购血必净注射液,其中公司对湖北地区的供应量就有数万只。

红日药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血必净生产线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目前公司统一调配员工、加班加点(根据排产量,每日两班或三班),全力保障血必净供应。

有企业紧急组建药物研发攻关小组,有企业紧急升级实验室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除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外,大家最为期待的就是能够真正治疗新冠肺炎药物的出现。

但研发出一款“解药”,并不是那么简单。对于大部分医药公司或研究机构来说,最便捷快速的方法,就是将在研药物投入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研究中。其中最为受关注的,就是美国公司吉利德已经投入三期临床试验的药物瑞德西韦。

在国内,也不乏一些企业宣布做了相关研发,其中包括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以及一些已经上市药物或在研药物投入到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实验中。

2月底,中国疾控中心还全球首发了第一株新型冠状病毒毒株信息,并开始启动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工作。

根据中国疫苗协会消息,截至2月6日,中国生物等17家会员单位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1月20日以来,还有舒泰神、众生药业、广生堂、科伦药业、歌礼制药等公司宣布旗下药物或在研药物投入到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实验中。

在1月21日晚,获得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后,科伦药业旗下研究院就紧急组建了药物研发攻关小组。2月17日,科伦药业宣布,已经在推进涵盖预防及治疗作用的1个创新多肽药物和3个仿制药物的研究,其中计划达到预防新型病毒感染目的的创新多肽药物正在全力推进包括人体安全性试验在内的后续研究。

广生堂在2月12日宣布,旗下仿制药G1已经通过伦理审查,被允许开展“G1治疗中重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小样本量预试验”临床研究。 舒泰神2月21日公告,旗下子公司研发的 BDB-001 注射液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获得伦理委员会批准,该药物原本的临床试验是进行中重度化脓性汗腺炎适应症的临床研究。

一些已经被纳入诊疗方案中的药物,到底对治疗新冠肺炎有何作用,也在持续研究中。众生药业在宣布旗下药物磷酸氯喹片参与治疗新冠肺炎研究时就提到,“目前,尚无任何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特效药物,临床上急需寻找一种或多种有效的治疗药物。”

歌礼制药也宣布,ASC09复方片联合α-干扰素雾化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研究获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ASC09复方片已获得武汉同济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和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等批准开展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研究。

2月17日,贵州百灵与与国信医药就“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轻中度肺炎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开放、平行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签订《技术服务合同书》。

延安必康还在2月6日董事会上决定,临时将下属子公司“实验室项目”改造为“P3国家实验室”。据公司公告,公司与图微安创签署合作协议,图微安创设计并研发了基于 EDPs 靶点的抗肺纤维化1.1 类多肽药物TB-B002。

特效药缺位,“神药”频出,多家公司蹭热点被监管点名

“茶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在人们对 “神药”的期待下,一些药物的研究或生产进展,有意无意间被放大。

1月31日晚间,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与武汉病毒所联合发布消息,“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一时之间,网络购物平台的双黄连口服液被一抢而空。2月1日,河南一家三甲医院的药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医院也遭受了双黄连抢购,并且因双黄连紧缺,医院已经只针对发热门诊开双黄连口服液。当时记者也联系了多家双黄连生产商,很多也回应称:订单增多。

当时,这场研究只是通过体外细胞实验进行的初步验证,与临床试验得出的“抑制新冠病毒”还相差甚远。“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也遭遇了专家的多重质疑。

“现在不缺了,好像大家都不抢了”,2月20日上述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描述医院双黄连口服液库存时表示。

3月4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双黄连生产企业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此前的双黄连抢购潮后,双黄连的销售已经正常,“需求和当时比确实是弱了很多。”

与之类似的是,2月26日,浙江省疾控中心发布标题为《茶水可杀灭并有效抑制细胞内新型冠状病毒复制》的文章,在经历过不同质疑后,该文章已经删除。南大团队还表示研究发现金银花能够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与上述被质疑的研究成果相比,也有公司已因蹭热点被监管机构点名。疫情发生以来,上市公司泰和科技、雅本化学、东方生物等均相继收到问询函或关注函。

上市公司博瑞医药2月11日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成功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

3月1日,上交所披露的监管措施显示,经核查,博瑞医药公告所称“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上交所称,博瑞医药尚未取得药监部门批准,也未取得专利权人授权,不具备进行药物商业化批量生产的应有资质。

另一家上市公司物产中大,也因宣布旗下子公司江苏科本药业的 “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特效药瑞德西韦10T/制剂1000万支“,但未作出有针对性的风险提示,相关信息披露不完整,被上交所批评。此外,海南海药还遭到深交所的通报批评。

2月26日,一家医药上市公司证券部员工告诉记者,目前监管层已经对公司的信息披露再次从严要求,不能随意披露与疫情相关产品信息。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