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我怎么等的起?

从前慢。

1

最近这段时长,我很忙,

连续几周的清晨我都要去实验室监测试验数据,

数据记录完又要赶去工地跟进工程进度,

中午请工头们吃个饭,

下午又要赶紧准备自己证件考试,

晚上朋友约我出去转转,虽然我已经十分疲累,

但还是答应了他,先到了楼下等他,

等了十分钟也不见他下来,

想起我还有任务没做,

就已经抑制不住心里的暴躁火候,

知不知道一会逛完了我还要回家写项目报告?

这十分钟,我怎么等的起?

前年买了一盆君子兰,

每年浇水施肥除虫一样没落,

两年了,连个开花的影子都没有,

隔壁的老爷爷养的却年年开花,

不开花的君子兰,要他何用?扔了又自觉可惜,

就去找爷爷讨教这养花的方法,

“爷爷,这花怎么你养的怎么年年开,

我浇水施肥一样不落,怎么就开不了?”

“这君子兰之所以名叫君子兰,其剑叶石蕊,伫立含蓄,花茎吸收够了养分,才有花蕊含苞待放,这花也和人一样,

你想跟它交朋友,需得每天悉心照料着,

君子之交淡如水,又如水般渊远流长

看你每天急急忙忙,一盆水下去,也不看时辰,也不看浇了多少,这花就算浇了,毛手毛脚的急着这花开,这花怎么开给你看啊?

养这花,可得耐住了性子慢慢来啊!”

2

耐住了性子慢慢来……

说起来,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件事让我“慢慢来”了,

“一周内我要看会这篇英文文献”。

“三天内要做好这份文件”。

“我得赶紧做了,再不做就晚了”

就连结婚这种事情我也不能慢慢来了,

没时长找个人再去慢慢了解,慢慢相处,

甚至想计划着一个月内认识,相处,结婚。

我想起小学的时候,

为了做一个石雕,放了学就在院子里找石头,

那会穷,攒了许久的钱,才买了些磨石,砂纸,

每天晚上就拿着石头在那里一点点的磨,

不知道磨坏了多少个石头,手也磨的起了泡,

才终于有一个不像样的“作品”出现,

好像从小学之后,我的生活就只有速度,和效率。

可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快乐。

3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古时为一封信,经各个驿站快马加鞭也快则一半月,

慢了一半年也送不到,

现在信息通信这么发达,我拿出手机就能实时接到信息,

可是只要有人三分钟不回我的微信,

我就开始着急,脑中就开始胡乱臆想猜测,

有一个前辈,他总是全国各地出差,

今天飞北京,明天飞上海,后天又要去西双版纳。

他依然还在每天抱怨着航班怎么又晚点了,

我突然发觉我们并没有因为节省了时长就能得到闲暇,

交流并没有因为方式便捷而变得容易袒露真心,

我突然有些羡慕古代的读书人,

那些赶考秀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为抱负,十年寒窗苦读他们等的起,

一朝中举,入京赶考,

拜还了双亲,带上了干粮武器,

朝着京城的方向,才开始自己的漫漫科举之路,

进京之路的凶险,

盛世太平也还好说,到了乱世,强盗劫匪,豺狼虎豹,

一个不小心命丧哪个穷乡僻壤,就再也找不着了。

而这一去,短则一半年,

久了,十几年都呆在京城,再也回不来家里,

为什么?科举三年一次,怕来回的时长不够,

即使这路这么难走,即使来去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光阴,

他们也照样等的起,

可是我们为什么就等不起?

4

我们做每件事时都渴望得到一种即时的满足感,

渴望得到瞬时的响应,

诚然,科技发展的速度极大地满足了我们对速度的追求,

我们不断想更快,我们恨不得有“任意门”能来往各地,

我们恨不得几年就能奋斗成功,

甚至连恋爱结婚,我们也恨不得马上能有个结果。

可是我们忘了,忘了耐心等待的快乐。

一个小伙子在树下等他心爱的姑娘,

他无心看那周围的花草,无心嗅到那飘来的清香,

他性急,等待的姑娘迟迟不来,他暴躁,甚至愤怒,

突然他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和姑娘去了教堂结婚,

不久又生了孩子,再不久她们一同牵着手老去,

年老的他躺在树下,感叹他的一生竟过得如此的短促和飞快,

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就要死去了。

突然梦醒了,

小伙子欣喜的发现自己并未老去,

人生还有时长待他细细品味,

往前看去,见姑娘也没来,

小伙子就静静的躺在那里,享受耐心等待的快乐。

人的一生太短太短了,

也许高铁的速度能更快,也许人与人的交流能便捷,

可是生活和快乐,没有有捷径可走。

不如让未来慢慢的来,

看看周围的风景,悉心照料自己的生活。

耐下性子来养个花,种棵草,

时代再急,变化再快,

看淡些,静下心,慢下来,其实也能乐得清闲快活。

(本文转载自骇耳~)

(配图:标本欣赏)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