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参观世界最深的地下实验室:地下2400米处的“等兔子”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科研助理景明坤介绍实验室的外观。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95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博士生聂奇缘监测实验情况。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科研助理景明坤挑选辐射检测材料。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95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博士生聂奇缘维护实验设备。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科研助理景明坤(右)与“95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博士生聂奇缘探讨工作。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科研助理景明坤正在往一容器内注入液氮。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四川凉山锦屏山隧道中部的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探访,该实验室是世界埋深最大的地下实验室,2400米的岩石层埋深将大量辐射阻隔在山体之外,实验室中高纯锗探测器外部有聚乙烯、铅、铜等六重“盔甲”,层层屏蔽中子、伽马射线等辐射源。如果“翻山越岭”碰撞上探测器的物质留下与普通物质不同的反冲能量,就有可能是暗物质,这便是“守株待兔”。图为10月26日,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隧道口。中新社记者 王磊 摄

来源: 中国新闻网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