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整合 | 刘俏言

one实验室解散

近日,由韩寒,李海鹏一起经营的one实验室解散了。one实验室是韩寒打造的one品牌下的一个公众号,主要由一大批优秀的非虚构式写作者,通过一系列调查核实,打磨出最真实的新闻故事。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韩寒)

one实验室从1月成立之初,便聚集了国内最优秀的一批“非虚构写作者”。所谓“非虚构式写作”这一概念在中国的发展和一个叫彼得·海斯勒的美国记者有关。他的著作《江城》、《寻路中国》在中国获得了大量的粉丝,而这两本书的写作,被中国读者称为“非虚构”。而“非虚构”的内涵,其实就是个记者围绕某一个主题进行的深度调查和讲述。它的篇幅要比一般的报纸调查报道要长得很多,主要突出故事性的写作技巧,但是又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

非虚构式写作的“前身”

“非虚构式写作”最初由西方提出,也被称为“叙事新闻”,发源于20世纪前期,20世纪60年代在《时尚先生》《滚石》《纽约客》等杂志上迎来繁盛期。

在中国,“非虚构”开始成为写作潮流,大约开始于2010年《人民文学》首创的“非虚构”专栏。当年,此专栏集中发表梁鸿的《梁庄》、刘亮程的《飞机配件门市部》等一系列作品。不少作家开始避开虚构创作,以田野调查或翻阅历史卷宗的方式,记录现实生活中群体或个体的口述和记忆。

中国非虚构文学图书逐渐增多,知名的有《中国在梁庄》《瞻对》等。与此同时,中信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等都开始涉足非虚构文学,但专门做非虚构图书出版的,似乎还是上海译文的“译文纪实”,它已成为一个固定的丛书品牌形象,从2013年至今打造了一系列非虚构畅销书。

在“非虚构式写作”这个概念成为写作潮流的同时,“特稿”这个词在中国也是不陌生的。在彼得走红的时候,中国都市报的特稿部也处于最后的辉煌期随着新媒体的异军突起,纸媒在传播业突飞猛进的时代迅速衰落,随之而来的,是特稿和调查报告这一能够代表都市报记者最高技艺的产品迅速衰落。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李海鹏)

传统纸媒的衰落让特稿部职位从此隐身,随之而来的便是“非虚构式写作”的出现。相比与特稿,非虚构式写作更加注重故事的打磨和创作,在写作技巧上相比于特稿也更胜一筹。

非虚构式写作的现状

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非虚构式写作主要以新媒体的形式呈现。“人物”“魔宙”“真实故事计划”“网易人间”等大量公众号迅速占领人们的视线。这类公众号主要以真实故事或真实采访为基础,利用一些技巧性的文字,使整个故事或采访变得可读性和戏剧性更强。通过阅读流量变现,这是大部分非虚构写作的主要运营模式。

在非虚构式写作这一概念刚刚兴起的时候,其区别于传统虚构故事所带来的大流量使不少文字工作者投身其中。而这其中也不乏很多成功的案例,魏玲的《大兴安岭杀人事件》曾获2015年腾讯传媒”年度特稿”奖,撰稿人林珊珊大三时便写出了《少年杀母事件》,撰稿人杜强在平台《时尚先生Esquire》发表的《太平洋大逃杀》,在微信平台累积的总阅读量在3000万+,新浪微博评论10万+,覆盖人数接近《盗墓笔记》,吸引来阿里、博纳、乐视、中汇等数十家影视机构联络购买版权。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太平洋大逃杀)

不同于“人物采访”这类可以较快速产出的版块,非虚构式写作中最为主要也是发展空间最大的新闻故事的创作版块,往往与传统的故事写作有很大区别。无论是前期的调查的投入,还是后期信息的整合,其产出的过程都相对冗长,且有较大的难度。因此,非虚构写作的主体逐渐从个人变成了很多从事传媒行业团队发展的一个新的分支。例如one旗下的one实验室,网易旗下的网易人间。他们都瞄准了“非虚构式写作”所带来的大流量。但是纵使是非虚构写作的团队,其创作的过程,也是一个“慢创作”的过程。这种形式本身就与当下的互联网快消费的节奏相背离一篇阅读时长五分钟的文章其背后的团队很有可能运作了长达半年之久。这其中很好的例子就是公众号“one实验室”和“魔宙”。

one实验室为了追求的“极致的完美”,为每一篇特稿都设置了“事实观察员”这一职位。每一篇文章的精心打磨决定了one实验室仅凭“流量变现”和“稿费”等传统变现方式,是无法继续支撑其继续走下去的。因此他们更希望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售卖版权,影视改编。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one实验室解散后卖出的《生死巴丹吉林》)

无论是one实验室还是真实故事计划,能够使其快速获利的,大部分都是这“第二条路”。李海鹏早些时候曾信心十足的预测,”中国的剧本投资会有十倍的增长”。他分析说,”好莱坞是20%的成本要投入到剧本上,来保证影视产业健康发展,我们就是要十倍还要多一点的增长空间。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实现,但一定会实现。”这也给one实验室等一系列非虚构写作团队实现变现一个很美好的发展前景和希望。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太平洋逃杀》的拍摄计划至今还未有明确的消息。而整个one实验室运营期间,也没有获得变现的成功。

新闻故事是一回事,剧本又是另一回事。这二者之间或许还存在着鸿沟。在影视行业较为发达的今天,能被选入的IP其实是极少数。故事很多,而真正好的剧本与好的非虚构作品一样都是才华性和偶然性的体现。李海鹏作为中国最好的非虚构写作者,他可以写出一个好的故事。韩寒作为一个自带流量的明星作家,他也可以带热一个话题。但这都是他们个人所具备的能力,但是这样的成功有时候是无法复制的批量生产IP,或许可能是他们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魔宙出品的北洋夜行记)

与one实验室相比,公众号“魔宙”所代表的非虚构式写作的规模则小了很多。这个团队的运营主体为一个小型的个人团体,他们自称是“夜行者”,“追逐罪恶线索,解开疑团,跟踪、暗访、调查、偷拍。并将所得素材卖给媒体。”这是他们对夜行者的定义。从定义中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小之又小且有足够资本的群体,而非虚构式写作,只是他们工作之余的娱乐行为,况且其娱乐性已经代替其真实性成为他们主打的风格。他们创办公众号本身,其实不带有较强的变现性质。

非虚构式写作的第三条路

就在ONE实验室解散新闻刷屏的同时,据创投媒体36氪报道,真实故事计划获得了某影视内容制作公司的1200万融资。同样主打非虚构写作,也同样把影视版权改变作为营收来源之一。之所以拿到投资,或许在于,真实故事计划的作者团队是完全开放的,UGC模式下,连接的各类非虚构写作者达到近1万,这保证了真实故事计划的可持续性和内容发布频率的相对稳定。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聚集了全中国最优秀的特稿作家的团队解散了,但是当非虚构式写作的主体成为大众,似乎寻找一个故事已经不再是什么难事。但是同时我们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其故事的戏剧性和技巧性已经完全盖过了真实性,从这一角度来说,这时的非虚构式写作已经与特稿的初衷完全相背离,成为了娱乐的又一新形式。而此时,非虚构式写作者也不再能够站在文字工作者的高峰,依靠非虚构式写作一夜暴富的几率也大大降低了。

技术时代的非虚构式写作者

内容产业在技术时代,首在效率。因此它一定向最易产出和传播的新媒体聚拢。所以,无论将所谓的新媒体内容做得多么的深刻优质,只要是以新媒体的方式呈现,就无法改变其只能同其他内容一样依靠流量变现的事实。

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再来反观非虚构式写作。这是科技革命难以企及的领域。现代人完成一篇流程严谨的原创,和莎士比亚老师那时几无二致,也就是说,百年来,故事的生产效率没有变化。

从效率这个角度上看,在投入产出极为不对称的非虚构领域,漫长的采访周期,繁琐的事实核对,严谨的写作,一直都是成本中心。因此,无论是现在正在从事非虚构式写作,还是即将要从事非虚构式写作的文字工作者们,都要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这一切风险和挑战,在这个文字市场呈现泡沫化状态的时代,非虚构写作者要坚持一种工匠精神,去打磨文字,传递信念,引领时代。

毕竟,在这个矛盾的时代,当你选择文字,你就选择了信仰。

(图片来源于网络)

one实验室解散——那些真实的新闻故事背后

版面编辑 | 刘俏言

美术编辑 | 刘俏言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