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查看七个最“有趣”的实验室

顾名思义,实验室就是做实验的机构。实验室通常给人的印象是严谨和刻板,但你知道吗,实验室也有非常有趣和酷的实验室。让我们来看看世界上最有趣、最酷的实验机构!

爆破实验室

在这里,学生们可以学习如何爆破建筑物、设计焰火、顺利地炸掉采石场围墙上的碎石、在摇滚音乐会上燃放焰火,以及为电影表演火焰特技。该课程严格的筛选过程与中央情报局的过程相当。候选人必须提交详细的背景审查,非美国公民也可以通过烟草、和枪支局的严格审查。密苏里理工大学也拥有爆炸工程科学硕士学位,这是美国第一门正式课程。科学类型的硕士课程包括如何聚能装药、比如学习如何在金属上切割或打孔的小型精密爆破装置、还有关于军事上的爆炸缓解技术等。

雷电实验室

整个夏天,当暴风雨过去时,闪电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和学生将每天24小时工作以触发闪电。一根细线作为保险丝连接到火箭上,通过所谓的等离子体通道感应闪电到达接地的金属发射台。这给实验室的感应器网络能有助于解开雷电形成原因的谜团:比如,雷击每一次会产生独特电磁场的一些原因,或者是雷电是如何影响地下的电缆的。对了,每一次触发闪电并不像预想的那么简单。实验室的主任弗拉基米尔·拉科夫(Vladimir Lakoff)说,每一年夏日,如果学生们能够触发40次雷击,那么他们将是幸运的,其中许多雷击可以在同一场风暴中成功触发。六年前,闪电实验室的学生帮助做出了十年来最大的发现之一:大多数闪电释放X射线。今天,学生们仍在试图找出原因。

道森实验室

这个道森实验室(Dawson Laboratory)的课程有点像被增加的春日假期,课程包括潜水、浅海浮潜和用船速划到墨西哥湾、或者是加州海岸还有帕劳群岛等等水域。但他们的工作并非微不足道,他们试图解开进化生物学家迈克·道森(Mike Dawson)所谓的“海洋暗能量”之谜。那么这个实验室也是以这位科学家的名字而起的。道森和他的学生们希望解决世界海洋最令人费解的问题之一:海洋的能量来自哪里。

海洋的融合是洋流还有湍流能重新分配热量,会使得氮元素、碳元素和其他的元素从一个水域过度迁移到另一个水域的一个过程。然而呢,科学家和一些学者他们进行的计算,与海洋元素混合的程度相比,他们发现,地球海洋也要从一些不知名的来源获得一些额外的能量。第一个可能的来源或许就是水母这种动物。在其他的群体中,别的小动物的活动也可能产生严重影响。帕劳群岛的水母湖是大约15000年前相隔4.85公顷的内海,现在是数百万水母的栖息地。这是检验这个理论的最完美实验室。如果这里由动物引起的湍流具有足够强的混合效应,那么它可能在海洋中发挥同样的作用。去年,由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Dawson团队和加州理工学院合作者首次提出了水母湍动与海洋能源之间的联系。每个月,学生们都要在水中呆上6到10个小时,在水母每天两次跨湖迁徙期间在附近游弋,并测量微涡流的速度。

佛罗里达州新学院

观看树懒睡觉听起来很无聊,但在20层楼高的雨林中观看树懒睡觉“将改变你的生活”,一位新的研究生兼生物学家Bryson walling说。地球上大约有一半或者一半以上的陆地物种生活在树木或者森林中,其中绝大多数动物它们从来没接触过地面。不幸的是,大多数科学家从未离开地面,梅格·洛曼说,他是树冠攀爬的先驱和生态学家,这解释了为什么科学家记录的森林树冠不到2%。佛罗里达州的新开学的学生他们从大一的第一年就开始就一直在研究萨拉索塔的亚热带树木,通过对这种树的研究从而学习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或放射性标记。

虚拟现实空间实验室

在劳拉克劳福特(Laura Crawford)大楼中,一个公元前10世纪5295平方米堡垒的三维虚拟现实模型被投影到一个五边形空间中。“星际洞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虚拟现实空间。34台高清投影仪将图像投射到用户周围,让人们完全沉浸在虚拟环境中。使用手持控制器,您可以在建筑物中穿行,旋转工艺品,或从模型上方鸟瞰飞行。这些学生,他们会每次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调查和记录这个项目的真实场景的一些关键的三维数据。在圣地亚哥这个地方,他们会利用一些数据来建立起一整个堡垒的虚拟模型。研究生凯尔·纳布(Kyle Naboo)解释说:“这座巨大堡垒的用途仍然是个未解之谜。”。“我们希望在山洞里找到答案。”

麻省理工学院

大学就是一个大型的游乐场吗?如果你很幸运的成为了麻省理工学院最新生选修课的50名幸运同学之一,那么这所大学也可以成为孩子们的游乐场。在这里每年的春天,15支6人团队它们将有幸获得一个娱乐主题和750美元的经济赞助,以便能设计和制造玩具或一些游戏的原型。以往一些学生的发明包括了滑轮式电动滑板和未来的标签游戏。学生们可以利用造型车间来创作几乎任何东西。最终,试玩决定成败。整个学期,团队必须提交原型供孩子们尝试。他们的回答比任何年级的学生都更能解释问题。

巴顿实验室

比如,你想学习(Herro Barton)海柔·巴顿的课程,你最好喜欢狭窄的空间、高海拔、黑暗、蝙蝠和变脏,所有这些都只是为了获得细菌。与其他学校的微生物学专业学生整天摆弄显微镜和培养皿不同,巴顿实验室的学生在极端微生物滋生的地方学习:洞穴。海柔·巴顿的大部分学生都住在离家较近的洞穴里,课程内容是测量地下水污染,研究洞穴结构和微生物之间的某些联系。然而,在美国宇航局的帮助下,一些学生跟随巴顿探索了地球上最长的石英岩洞穴。研究人员以为,洞穴的丰富又详细的微生物种群情况很有可能为我们了解“火星生物”的存活方式提供线索。研究小组收集了生活在洞穴墙壁上的奇怪生物。回到实验室,学生们将观察细菌在不同条件下的行为,并收集信息,以协助美国宇航局寻找地外生命。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