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美国军队的生物实验室,中国方面是在这一点上。他们心中没有鬼魂。让我们检查一下出了什么问题

生物武器作为一种远比核弹还要危险的武器,一直被世界各国视为禁忌。为了避免因生物武器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各国还签署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约束禁止生物武器的研制。可惜的是,世界各国的齐心努力,总会因为个别国家的私心而功亏一篑。

日前,美国一位前军事情报官员斯科特•本内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联合国应该基于俄罗斯收集的证据,设立国际法庭,调查美国在乌克兰境内设立的生物实验室及其主导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在近期的记者会上回答了中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并表示美国自证清白的最好办法就是敞开大门接受国际社会的检查。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并不是最早研制生物武器的国家,但却是在研究上投入最多的国家。早在1943年,美国就开始进行生物武器的研制工作,在生物武器开发上投入的资金与精力仅次于开发核武器的“曼哈顿计划”。

在战争结束后,美国依然没有停止对生物武器的研制,反而还在吸纳日德两国在生物武器上的数据后,加大了对生物武器开发的投入。当时的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了获得日本在中国实施的生物战和细菌战数据,甚至以不追究731细菌部队成员的战争罪行为条件,换取石井四郎等731部队高层手中的实验数据。致使中国在东京审判中无法制裁这些犯下滔天罪行的恶魔。

美国不仅积极地研究生物武器,还曾在战场上大规模使用过生物武器。在抗美援朝,美国就曾对志愿军发起过细菌战,将大量携带了霍乱、伤寒、鼠疫等细菌的蚊虫与老鼠投放到志愿军战线后方甚至是境内的东北地区,意图破坏后方稳定。

美国用生物武器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但他们不仅不以为耻,反而认为相比于核武器,生物武器更加“安全高效”。直到后来苏联也开始了生物武器的研制工作,美国为了确保自己在生物武器上的领先地位,只能拉着苏联一起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约束苏联在生物武器上的研制工作。

不过在苏联解体后,失去了约束的美国就开始重启自己的生物武器研制计划。不仅趁着解体初期的混乱“猎取”了大量苏联生物武器数据和技术,还以预防“生物威胁”的名义在这些独立出来的国家境内设立生物实验室。如今美国已拥有遍布30多个国家,300多所实验室,几乎全是在苏联解体后建造的。

世界各国一直怀疑这些实验室的真正目的,但由于美国阻挠《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机制的设立,这些美国口中的“医疗机构”一直未能接受调查。直到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在占领的美国实验室内收缴了大量证据,才证明美国在乌克兰境内研制生物武器,并对乌克兰人进行人体试验。

事实上俄罗斯的证据并没有经过国际社会的研判,但这个问题并不是出在俄罗斯身上,而是美国自己。美国一方面咬定俄罗斯这是在污蔑,一方面又不允许其他国家调查这些设施,这种遮遮掩掩的样子任谁也不可能相信美国是无辜的。

美国如果真的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听中国的意见,敞开大门让世界各国调查。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除非……美国心里真的有鬼。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