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揭开平谷核酸检测实验室的神秘面纱:在零感染区收紧神经

5月20日,平谷区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里,新一批核酸检测样本到了,实验室主任常建华穿上防护服,走进实验室,最快两到三个小时,这批样本的核酸检测结果就能出来。

近来几个月,每天都有大量的样本送进实验室,最多时一天可达1.8万支。“平谷全区的高风险样本全都在这个实验室里检测。”常建华认为,平谷区保持零确诊病例的记录实属不易,他还要紧绷神经,让每一个检测环节精准无误。

平谷区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主任常建华。受访者供图

核酸样本随时来他就随时忙

常建华近来的生活作息完全跟着工作走,核酸样本随时来,他和同事就要随时穿上三级防护服走进实验室。夜里送来的样本,常建华也照单全收。“白天得空儿就找地方补觉,来活儿了,就赶紧起来干活。”

因为核酸检测过程的高风险和严谨性,进入实验室必须采取三级个人防护,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口罩、手套、脚套。从每一例核酸样本进入实验室到生成检测报告,需要经过调配试剂、添加样本、合成模板、仪器分析四个步骤。实验室里的每个人都有着精准的分工,机器24小时运转,人员倒班休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团队的持久战斗力。

顺义出现确诊病例后,平谷区也出现了顺义确诊病例的密接、次密接,那时候,实验室时常会收到一些需要加急检测的样本。常建华总是亲自上手,最快两到三个小时就能出结果。

早期核酸检测需要十四个步骤

站在抗疫第一线,怕过吗?“就是干这个工作的,没什么可怕的。”54岁的常建华在实验室里和各种各样的病毒打了半辈子交道,2003年非典、2009年H1N1流感、2017年H7N9,2018年流感,常建华都经历过。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实验室收到了第一个新冠肺炎核酸检测样本,这种新病毒的危害、风险到底有多大,当时都是未知数。经验丰富的常建华首当其冲成了实验室里第一位进行新冠肺炎核酸样本检测的人。

按照流程,接到样本后,常建华需要把样本从转运桶里取出来,进行采样管外壁消毒、样本灭活、痰液处理、采血管离心分离等。当时的采样管还是非灭活性采样管,万一打开盖子的时候采样管漏液,风险性极高。即便是经验丰富的常建华也得步步小心。

常建华告诉记者,疫情刚暴发之初,核酸检测环节需要经过14个步骤才能得出检验报告,多个环节需要手工完成——利用手工提取法提取核酸,样品裂解后,用带滤膜离心柱收集核酸,通过4次每分钟8000至13000转的离心操作,提取病毒核酸,之后实施反应体系的配制和核酸检测,最后进行结果分析。当时,每一批次检测,即使是严格按照生物安全防护指南来做,也仍然会有风险。

平谷区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受访者供图

转眼三年过去了,核酸检测的设备早已更新换代,越发精密、高效、安全。但常建华却和三年前一样,总是习惯性地把高风险检测环节留给自己。

环境采样阳性为全市防控提供重要参考

平谷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仍保持着零的记录,但在微生物实验室里,常建华同事们时刻都在保持着警惕。

2020年12月19日,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北京市卫健委要求全市的医疗系统每周进行环境采样。在一次常规采样中,平谷区一个社区卫生院问询台环境采样阳性,常建华当时心里一紧,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

当时,大家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了解远不及现在,常建华赶紧追问社区卫生院当时核酸采样的详细信息。“经过仔细询问得知,卫生院曾在这个问询台给居民进行过新冠肺炎疫苗接种,我们把情况详细上报给了区里以及市疾控中心。”经过市里专家分析以及大量二次采样最终印证了新冠肺炎疫苗接种会造成环境阳性的猜测是对的,这也为后来全市的疫情防控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参考信息。

疫苗接种造成的环境阳性是否有传染性呢?答案是否定的。常建华说,2021年6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曾表示,新冠灭活疫苗是由野病毒经过培养、灭活等工艺环节制备出来的疫苗,通过灭活已经失去了致病性和传染性,但是保留着它的基因。“有些时候在接种操作过程中,比如开启疫苗安瓶,抽取疫苗液,还有在注射之前排放空气,可能都会使环境当中有一些疫苗污染的情况出现,这时检测核酸可能会出现阳性。”

同年9月,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下发的《全员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组织实施指南(第二版)》也明确,被采样人员采样前48小时不能接种新冠疫苗。

常建华对于这件事儿的记忆尤为深刻,“如果当时慌了或是检测结果有一点偏差,都将是另一种结果。”

帮助房山通宵检测5000支样本

平谷区自5月10日起,面向全区范围,开展隔天一次的核酸检测服务,常建华和同事们除了高风险样本检测之外,也要检测日常的核酸样本。平谷区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里的核酸检测样本量基本保持在1.5万支至1.8万支,有时候还会更多。

5月17日零点,平谷区医院、区中医医院、区妇幼保健院、区精神病医院、国康体检中心的100名医护人员集结,支援房山核酸采样。

晚上7点多,微生物实验室完成当日平谷区核酸检测之后,接到了房山区5000多支核酸样本。按照要求,这些样本要在次日凌晨6点完成检测,并把结果反馈给房山区。常建华和4名检测人员一起,忙了整整一夜。

5月17日晚上常建华检测房山区送来的核酸样本。受访者供图

5月18日凌晨5点半,5000多支核酸样本结果准时反馈给了房山区。一个小时后,平谷全区隔天一次的核酸检测样本即将送达。“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常建华叮嘱大家。

后续的几天,一批又一批来自房山的核酸检测样本被送到平谷区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里,常建华和同事们几乎是24小时连轴转的模式完成了房山区紧急核酸样本检测。

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吴兴发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