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国际观察——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做了什么?

来源:人民日报国际

连日来,美国在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实验室引发广泛关注,再次让美海外生物实验室成为了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这些生物实验室到底干了些什么?可能会造成哪些危害?根据俄罗斯国防部披露的一系列消息,对此可以有一个清晰的了解。

美30余个生物实验室基本遍布乌克兰

3月6日,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表示,俄军已经查获了关于要求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员工在2月24日紧急销毁鼠疫、炭疽、土拉菌病、霍乱和其他致命疾病高危病原体的文件。科纳申科夫称,“五角大楼非常害怕在乌克兰境内进行秘密生物实验一事被披露。”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有关乌克兰卫生部要求在2月24日销毁实验病原体样本的文件。

3月7日,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三防”部队)司令基里洛夫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对美在乌资助建立生物实验室、从事高危生化研究等问题进行了第一次全面曝光。基里洛夫指出,应美国国防部“减少军事威胁办公室”要求,美国在乌克兰境内有超过30个生物实验室,主要分为研究型实验室和流行病学实验室,隶属于美国军方的美国公司参与了这些项目运营。

从新闻发布会的演示文稿中可以看出,美国为在乌克兰的生物研究活动投入了超过2亿美元,30余个生物实验室基本遍布乌克兰全境。

针对俄方接连爆料,美方一如既往地开始了抵赖和“甩锅”。但据俄新社9日报道,美国副国务卿纽兰8日参加美国参议院的听证会,当被问及乌克兰是否有化学或生物武器时,纽兰直接承认“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并称,“我们担心俄军可能会试图控制它们,因此我们正在同乌克兰方面合作,防止俄军取得那些研究材料。”

纽兰的“坦诚”和“担心”,以及那些美国不希望落入俄军手中的“研究材料”迅速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俄罗斯方面也很快通过新一轮曝光予以回应。

美生物实验室令大量平民面临死亡威胁

3月10日下午,俄“三防”部队司令基里洛夫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就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乌克兰资助和开展高危生化研究项目进行了全面曝光,其中包括研究候鸟传播危险疾病可能性的UP-4项目、研究由蝙蝠向人类传播细菌和病毒的P-781项目、研究出血热病毒的UP-8项目,以及向西方国家转移乌克兰人生物样本等项目的原始文件。

俄“三防”部队司令基里洛夫发布的关于UP-4项目的演示文稿。

根据基里洛夫介绍,UP-4项目持续到2020年,目的是研究通过候鸟进行特别危险的感染传播的可能性,包括能导致人类致死率高达50%的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以及纽卡斯尔病毒。P-781项目将蝙蝠视为潜在生物武器制剂的载体。研究的是能够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包括鼠疫、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冠状病毒和丝虫病毒。UP-8项目主要研究刚果出血热和汉坦病毒。项目的文件资料驳斥了美方此前的在乌克兰生物实验中“只有乌克兰科学家”的说法,并证明所有高风险的研究都是“在美国专家的直接监督下进行”。有关资料清楚地表明,美国国防部直接为研究提供了经费。

俄国防部发布的UP-4项目的文件截图。

此外,俄军还发现了代号分别为UP-2、UP-9和UP-10的研究项目,涉及炭疽和非洲猪瘟的研究。此外,文件还显示,有140多个装有蝙蝠体外寄生虫——跳蚤和蜱虫的容器被从哈尔科夫的生物实验室转移到国外。

俄“三防”部队司令基里洛夫发布的关于UP-8项目的演示文稿。

基里洛夫表示,根据现有信息,美国人已经设法将位于基辅、哈尔科夫和敖德萨的实验室内的大部分文件,包括数据库、生物材料和设备,转移到了位于利沃夫的研究所和美国驻利沃夫领事馆,部分材料也可能被转移到波兰境内。

据塔斯社15日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国际社会已经并将继续确认,美国扩散军事生物实验室的行为是不能允许的,这令大量平民面临死亡威胁。

“生物军事帝国”版图不断扩大

3月17日,俄“三防”部队司令基里洛夫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有关美国在乌克兰境内开展军事生物研究的新一批文件。基里洛夫表示,俄国防部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工作人员处获取的文件表明,美国与其北约盟友在乌境内开展了生物军事项目。

事实上,美国是世界上生物军事活动最多的国家。美国早年继承了侵华日军731部队的罪恶遗产,以德特里克堡基地为大本营研发生物武器。1975年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美国的相关研发活动仍在继续。该基地也因此被国际社会称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近几十年来,美国这个“生物军事帝国”的版图不断扩大。根据美国自己公布的数据,美国国防部在全世界30多个国家开展生物合作项目。美国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加强全球公共卫生”等名义,控制了数百个生物实验室。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军事活动只是冰山一角。

俄罗斯生物学家彼得·丘马科夫近日在接受俄罗斯《消息报》采访时指出,美国在世界各地有很多秘密军事实验室。这些实验室可以用于军事目的的项目研究,还可以进行生物武器方面的研究。

丘马科夫指出,在美国人看来,在第三世界国家进行生物武器的实验要合理得多。首先,美国的民众不会对相关实验带来的潜在威胁感到愤怒。其次,美国在海外的实验室还能进行一些危险性更高的研究,因为即使发生某种泄漏,对美国的威胁也已降至了最低。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俄罗斯国防部网站)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