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是时候向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做出负责任的交代了

目前,已有逾1600万中国网民参与联署,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在下一阶段新冠病毒溯源中,对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进行调查。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加。正如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所指出的那样,面对本国近63万因疫情逝去的生命,美方应展现透明,切实采取措施彻底调查本国疫情源头,彻底调查美国抗疫不力的原因并追究责任者,彻底调查德特里克堡及200多个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基地种种疑云,给世界人民和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德特里克堡曾是美国从事生物武器研究计划的中心,1943年至1969年,这里是美国陆军生物战实验室。日本战败后,美国为得到731部队细菌战数据资料,向世界隐瞒了731部队及其头目石井四郎的滔天罪行。恶魔摇身一变,成为了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甚至有的731部队人体实验报告上,都赫然印着“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的清晰字样。

1969年,这一生物战实验室“改头换面”,成了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招牌换了,但罪恶并没有停止。有美国媒体刊文表示,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政府最黑暗实验的中心”,并指出德特里克堡在冷战时期,曾经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进行秘密化学实验及精神控制计划的基地。

对于这个沾满了罪恶的地方,对于这段与恶魔做交易的历史,美国打算什么时候给国际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此为一问。

这个储存着大量致命病原体的生物实验室,安全状况十分堪忧。由于“没有完善的系统”净化实验室废水,以及多处违反关于处理特定制剂和毒素的规定,德特里克堡在“联邦特定生物制剂计划”中的注册许可于2019年8月被暂停,直到2020年3月才得以恢复。

事实上,与德特里克堡出现问题几乎同时,靠近德特里克堡的两家养老院出现了一种不明原因导致肺炎的呼吸道疾病。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也报告称“电子烟疾病”患者病例数增加了一倍。不久后,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2020年12月,美国《临床感染疾病》杂志发布研究报告称,在2019年12月13日至16日期间,美国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和华盛顿三州至少39人的血液中已经出现新冠病毒抗体。

近来,美国不顾众多科学结论,一再居心叵测地鼓吹针对中国开展所谓第二阶段溯源调查。美国是否应先自证清白,揭开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重重疑云?此为二问。

笼罩在德特里克堡上空的疑云,恐怕不仅仅限于德特里克堡本身。有外媒报道,美国情报机构早在2019年11月,就已经提醒要注意“冠状病毒疫情”。美国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还体现在疫苗研发上。有专家质疑,美国生物科技公司开始新冠疫苗人体实验的进度“快得惊人”,其拿到病毒株、开始实验的时间应该早于预期。这不得不令人怀疑,其获得病毒株的时间和方式是否合乎常理。

对于这些异常情况,今年6月《名利场》杂志披露,美国政府内部警告,不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内部调查,否则可能打开“装满蛆虫的罐子”。只是不知道,德特里克堡究竟是这个“罐子”,还是众多“蛆虫”之一;那些危险的“罐子”,美国又究竟在世界各地埋藏了多少。

明知病毒溯源是一项旷日持久的科学工作,却肆意甩锅别国,大搞毫无底线的政治操弄,美国政府究竟想掩盖什么?此为三问。

历史问题、溯源疑云、抹黑动机,这些美国政府一再回避、三缄其口的问题,并不会因为逃避和甩锅就会自动消失。对此,国际社会在等待一个答案。德特里克堡,该给一个负责任的交代了!(李莞梅)

来源: 解放军报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