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小实验 | 实验台厂家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商业内幕》2日报道,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培训并参与合作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流行病学专家乔娜·马泽特 (Jonna Mazet)认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极不可能是源自实验室泄漏,并列出了四大原因。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商业内幕》报道截图

原因一:实验室样品与新冠病毒不匹配

文章指出,在乔娜·马泽特的团队对新冠病毒进行测序后,此前与她共同工作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立即去查看了实验记录,并将新冠病毒与此前团队在蝙蝠身上发现的其他冠状病毒的遗传信息进行了对比,发现它们并不匹配。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流行病学专家乔娜·马泽特表示,她的同事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与此前团队收集到的其他蝙蝠身上的病毒的遗传信息进行了对比,随后发现它们不匹配。

同时,马泽特和石正丽也强调,她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从未检测出与之相关的其他病毒。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马泽特称,她的同事十分肯定,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从未鉴定出这一种病毒。

原因二:实验室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

马泽特指出,此前曾有人质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的安全问题,但她认为不论是在实验室里还是在采样现场,中国研究人员的工作无可非议。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乔娜·马泽特:石正丽的工作无可非议。

她还表示,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非常到位,同时,在对样本进行研究时,研究人员仅使用灭活的、不具有传染性的样本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马泽特说,在对样本进行研究时,研究人员仅使用灭活的、不具有传染性的样本。

原因三:新冠病毒是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最新一种病毒

报道还称,专家指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暴发不是因为泄漏,更可能是因为新冠肺炎是一种从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最新疾病。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专家指出,冠状肺炎疫情的暴发不是因为泄漏,更可能是因为新冠肺炎是一种从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最新疾病。

原因四:普通人比研究人员更容易接触感染活体病毒

此外,马泽特表示,新冠病毒不是从实验室泄漏的第四个原因,是普通人比研究人员更容易接触感染活体病毒。她认为,对蝙蝠进行样本采集的洞穴和野外环境对普通人来说会更加危险,因为研究人员在进行样本采集的时候使用了个人防护用品(PPE),但是普通人未必会使用。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马泽特说:“采集样本的洞穴和野外环境对人们来说是危险的地方,因为可能会接触到动物体内传播的活病毒。”

相关新闻:北美观察丨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不可能!美国病毒研究专家集体发声

近日,美国国家广播电台(NPR)在其网站发布文章称,美国病毒研究人员对新冠病毒来源于中国实验室事故的说法深表怀疑。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报道中称,根据美国多名进行相关实验室研究的病毒研究人员做出的分析报告指出,目前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几乎不可能是因为来自中国或者任何地方的实验室事故导致。

根据本月初美国国务院相关消息源向《华盛顿邮报》透露,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评估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NPR最新发现,根据10位顶尖病毒研究人员从野生动物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进行分析,发生实验事故需要在现有严格操作程序下有一系列的巧合和意外才会发生。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流行病学教授,全球研究项目PREDICT的负责人乔纳·马泽特(Jonna Mazet)说:“所有证据都表明这不是实验室事故。”

相反,接受NPR采访的专家都认为,该病毒是在自然界的动物和人类之间传播的,就像以前暴发的已知流行性病毒一样,比如非洲埃博拉病毒,还有非典SARS以及MERS等。

研究大流行病起源的组织纽约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说:“真正的风险在于人类与自然中野生生物接触的方式,如果我们想为防止下一波大流行做些真正的事情,那才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方向。”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实验室事故导致产生新冠病毒几乎不可能

关于被正式称为SARS-CoV-2的新冠病毒究竟如何开始在人类中传播,仍然有很多谜题未能解开。迄今为止,它最接近的遗传表亲是在中国马蹄蝠中发现的另一种冠状病毒。研究人员认为,SARS-CoV-2可能直接通过蝙蝠或中间动物进入人类。最初,人们主要观点认为病毒来源于在中国武汉的一个同时出售野生动物的海鲜市场,尽管目前仍没有确凿证据新冠病毒就是来源于该市场。

美国杜兰大学微生物学家罗伯特·加里(Robert Garry)说,无论如何,基因分析表明该病毒在2019年秋季或冬季的某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传播。这些相同的分析研究驳斥了有关该病毒是在实验室进行基因改造而来的早期理论。加里说,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病毒以科学家从未见过的方式感染人类:“没有人能使用计算机在实验室做到这一点,这显然是在自然界发生的过程。”另外,加里还表示,该病毒代码中也没有感染人后出现基因突变的迹象。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专门研究新发传染病的研究人员西蒙·安东尼说,尽管病毒从大自然到人类的确切传染途径仍然是个谜,但蝙蝠可能是这种病毒的储存库。蝙蝠被认为是另外两种已知感染人的冠状病毒疾病的携带者:SARS(2003年在亚洲首次发现)和MERS(2012年在中东首次报告)。

科学家表示,研究人员在收集病毒研究样本时,就会选择已经不具备传染性的病毒样本,另外,也会采取严密的保护防范措施、避免研究人员被病毒感染。

马泽特教授表示,“当研究人员开始在实验室工作以查看所收集的数据时,他们所处理的样本实际上并不具有传染性。”这一表态进一步降低了新冠病毒来自于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

马泽特说,这些严格的操作流程被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所使用使用。作为主要怀疑对象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也是接受了美国科学家的培训,这是PREDICT培训计划的一部分。

马泽特说,病毒研究实验室的操作流程时,研究人员会把用来研究的样本激杀失去活性,但也会保留具有活性的病毒样本在冷冻环境下作为参考,但几乎从未用于研究。即使科学家确实尝试复兴活的样本以研究其行为,但在深度冷冻后,分离并扩增病毒的过程却很少真正起作用。对于这类研究,科学家只会通过功能强大的计算机来模拟数据完成。

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自然界传播是人类“命运大敌”

研究人员相信,这种新的冠状病毒以与其他冠状病毒相同的方式传播到人类,而不是来源于实验室事故:通过“动物性溢出”或人类从野生动植物中拾取病原体。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估计,目前人类每10种传染病中就有6种来自动物,包括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在全球范围内,人畜共患疾病已经上升了几十年。人与动物的接触已为增加人畜共患病的蔓延创造了完美的条件。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OneHealth研究所副所长Brian Bird博士说:“随着人类改变自然景观以适应我们生活需求的目的,我们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原本没有太多接触的病毒和其他病原体。”

报道中介绍,传染性病毒经“动物传播”或“动物溢出”通常以三种方式发生:通过排泄(与人类接触的粪便),屠宰(人类食用的肉)和媒介传播的(咬人的动物)。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病毒也必须克服人体内的障碍,破坏免疫系统,才能在人自身之间成功复制和传播。

请拒绝病毒传播阴谋论

研究全球大流行病的专家达萨克表示,尽管没有证据,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错误信息仍然在继续扩散,这种模式太过熟悉:“每当人类出现一种新病毒时,总会有人妄言是来自实验室。”

乔纳·马泽特(Jonna Mazet)警告说,国家间的政治紧张使得旨在对全人类面临的病毒进行科学合作变得困难和紧张。她运行的PREDICT系统依靠多国科学家的自愿合作,研究人员可以自由共享各自国家发生的病毒相关数据,合作解决全人类面临的病毒挑战。但随着国家间针对病毒起源的互相指责不断升级,全人类的命运正面临更大风险。

延伸阅读:

世卫组织:就现有证据来看,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而非实验室人为制造

“这很可能,这种病毒很可能源自动物。”据路透社报道,4月21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例行记者会上,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卜谈及“新冠病毒起源”话题时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她表示,世卫组织认为,就现有证据来看,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而非实验室人为制造。

“所有现有的证据都表明,这种病毒源自动物,不是在实验室或其他地方受人操纵或被制造出来的。”沙伊卜说,“这很可能,这种病毒很可能源自动物。”据报道,这位世卫组织发言人补充说,目前尚不清楚病毒如何跨越物种屏障进入人体内的,但在这个过程中“肯定”存在一个中间宿主。

路透社说,按照沙伊卜的话,目前来看蝙蝠最有可能是这类病毒在自然界中的贮主,“但至于病毒是如何从蝙蝠身上传染给人类的,还有待观察和发现”。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沙伊卜当天在记者会上表示,“在目前阶段,不可能准确地确定导致新冠大流行的病毒来源。”CNN说,沙伊卜还在会上提醒称,人们应该关注的是事实,而不是有关病毒起源的“虚假理论”。

澳专家: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自然来源

“毫无根据的猜测、神秘的网上谣言……这不是一个真正的犯罪影片,而是人们通过各种猜测试图弄清新冠肺炎病毒的起源。”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在4月20日发布的一篇标题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听听澳洲专家怎么说”的稿件中这样写道。

涉及新冠肺炎病毒起源的话题近日备受争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引发各界对实验室安全隐患的担忧,另在福克斯新闻发布了一个涉及武汉实验室未经证实的说法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被问到有关谣言时以“我们拭目以待”作为回应。对此,澳媒的这篇稿件引述澳大利亚专家的专业解读驳斥了相关言论。

文中提到,悉尼大学专门研究传染病和生物安全性的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Holmes)教授表态,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一种导致人类产生新冠肺炎病症的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霍尔姆斯说,这种病毒最有可能的起源是野生动物中常见的其他冠状病毒,它们通常会转移到新宿主上。

“野生动物中冠状病毒的丰富性、多样性和进化都明确表明SARS-CoV-2是自然起源的。”霍尔姆斯说:“需要更多自然界动物物种的样本,以解决SARS-CoV-2的确切来源。”

奈杰尔·麦克米伦(Nigel McMillan)教授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孟席斯健康研究所的传染病和免疫学主任。他介绍,新冠肺炎病毒的遗传变化可以在蝙蝠和穿山甲的另外两种冠状病毒中找到,它们是来源宿主。

“到目前为止,所有证据都表明新冠肺炎病毒是自然来源的,而不是人为的。”麦克米伦强调:“人为改变基因序列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所有先前的证据都表明,它将使病毒变得更糟,实验室中不存在进行某些更改的系统。”

对于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高级讲师哈桑·瓦利(Hassan Vally)副教授来说,人为干预病毒的话题完全是割裂且毫无支撑的。他认为:“这种关于新冠肺炎病毒起源的其他阴谋论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实际上,有证据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出现,初步的基因分型研究显示了该冠状病毒与其他蝙蝠病毒的关系。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要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为谣言添油加醋,利用全球危机攫取政治得分。”瓦利说。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央视新闻客户端 环球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流程编辑:TF021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