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舞刀弄影文化传媒(厦门)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瑾旻

十月的厦门天朗气清,凉风习习,海风吹过这个刚刚召开过金砖会议的城市,舟车劳顿的旅人忘却了路途的疲惫,停下来欣赏这秋天的美景。作为一座旅游城市,厦门的美已经名声在外,而一群有热情、有想法、有温度的人正在用影像将厦门联结到互联网上,记录着这个城市。

舞刀弄影文化传媒(厦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舞刀弄影”)的总经理吴瑾旻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消费电子》有幸采访了她。关于她和她的团队,在最近的新浪微博上,有两则博文迅速占领了热搜榜,标签是“语言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可怕”和“快递盒你还在随手丢吗”的两个话题引起了上百万人的讨论,这两个视频的制作方正是舞刀弄影制作的栏目《人类实验室》的火爆话题之一。

《人类实验室》是一档人性测试综艺节目,用真实、走心的趣味测试,挖掘最新鲜的社会热点,探究人性每一面。

《人类实验室》:用影像记录时代

《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初见吴瑾女士时正逢国庆假期,舞刀弄影的员工都回家过节了,办公室显得空荡荡的,但吴瑾仍在工作。平日里,员工们和朋友都亲切地称她为“小舞”。面对记者,她对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和英剧《黑镜》侃侃而谈,对于科幻和未来,她充满想象。两年前,她的丈夫、现在舞刀弄影的总导演马小刀先生从事业单位辞职,她也跟着辞去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在这种背景下,《人类实验室》诞生了。

在舞刀弄影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了许多好玩的东西,如“贞操币”,集齐一定数量的“贞操币”就能兑换相应的礼物。在前台的黑板上,还有粉丝寄给《人类实验室》的演员、微博ID@室长梁小慢的诸多礼物,“他在我们这里最红!”小舞笑着说。

小舞表示,《人类实验室》算是他们的实验品。但记者认为,按照规模来说,《人类实验室》已经超越了“实验”的范畴,应该属于舞刀弄影的王牌产品。

小舞没有否定,她说:“2009年,我们(还未辞职正式创业)就出过很多爆款产品,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和微博,我们做过一个类似新闻联播的节目,叫《幼闻联播》,通过小朋友用新闻联播的方式来报道全球新闻,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中国领导人会晤,还有索马里海岛抢劫等国际新闻。用孩子的视角看世界,用小孩过家家的方式来报道新闻。当时各地卫视都对这种新闻形式做了报道。”

《幼闻联播》过后,小舞和她的工作室还制作了当年大热的模仿鸟叔的《鼓浪屿STYLE》的视频。鸟叔在歌曲里吐槽韩国富人区的生活,小舞和她的团队便拍了一条吐槽鼓浪屿不文明旅游现象的视频,引得众多媒体争相转发。她说:“没有预想到会出现另一个爆款,很多媒体都报道我们的作品。”从2009年陆陆续续做这种爆款产品,到2015年年底之前,她们都只是兼职拍摄视频。小舞告诉记者,《人类实验室》其实是社会观察类的真人秀,节目组会策划一些目前属于社会话题却未形成定论的主题,邀请路人互动,但不告诉观众答案正确与否,而是让观众自己感受,看完节目人们会用自己的价值观判定对与错。不过,作为内容制作方,《人类实验室》还是会输出以及倡导相对正能量的价值观。

小舞举了一个例子,前段时长,有个儿童性教育读本被下架的热点事件,有家长认为性教育读本会把小孩教坏,于是读本被迫下架了。对于性教育这件事,小舞和她的团队倾向的价值观是:存在即合理。很多人都觉得教育小朋友性方面的知识是难以启齿的事情,那《人类实验室》就想测试给家长们看,小朋友到底懂不懂得保护自己。于是他们邀请了很多妈妈和孩子来做实验。

测试之前,节目组问这些妈妈们,你孩子会在陌生人面前把衣服脱掉吗?妈妈们都说不可能,因为平时在家中教过。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测试开始,妈妈们都在监视器后面看着自家孩子到底会有怎样的表现。《人类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为小朋友们各自买了一件漂亮的衣服,要求他们在摄像机前换掉。看到漂亮衣服的孩子们没想太多,几乎所有人都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换上工作人员提供的漂亮衣裳。看到这个结果,妈妈们都很紧张,在现场直呼:“以前都有教过啊,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小舞说,孩子是天使,还没有判断善恶的能力。认为性肮脏且邪恶,那是大人的想法。而应该进行性教育的最佳时期其实就是在孩提时,因为对孩子而言隐私部分只是个器官,只有接受了正确性教育的孩子才会懂得在他人侵犯自己隐私部位时学会说不。

从保护孩子的角度来看,很多东西不应该以大人的主观感受去判断。现在,只要有孩子受到性侵犯的新闻出现,这个关于性教育测试的片子就会被拿出来当做素材。小舞说,无论于公于私,舞刀弄影都会花很多时长去了解社会和人,公司的使命是“用影像记录时代,用内容创造价值”,这个理念是嵌入进团队骨髓里的。

而7月份火遍全国的百雀羚《韩梅梅快跑》这个项目,也是《人类实验室》对当下年轻女生的一次洞察。这个项目一上线就在全网引爆,还被共青团中央翻牌:不止是泰国,其实中国的广告,也可以很走心。短片最后落脚在“愿你出走半生,回来仍是少女”,鼓励女性打破所谓“女性”名号下的世俗枷锁,成为勇敢向前冲的韩梅梅,做自信从容、独立坚定的自己!

不走快速消亡的“网红”路线

前段时长,一部叫做《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电影在微博和豆瓣上掀起热议,这样一部看起来并不像大制作的电影,观众们对其口诛笔伐,甚至排上了豆瓣评分最低的电影名单。

小舞认为,对于网络电影,很多项目确实可以快速火起来,网红是能挣钱的。然而,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许多快速火起来的东西往往转瞬即逝。“老天是公平的,如果内容不好,它能以最快的速度给你能量,也能以最快速度拿走。所以我们不打算走网红路线”,小舞补充道。

“我们当时做这个项目的核心,一是自己想了解这个世界,第二这是个平台,我们希望让每个人能了解自己。每次测试节目一出来,我就跟团队说,至少要实现一点,看片子的人有没有问自己:这个时候我会怎么办?”

小舞告诉记者,想让现在的年轻人有共鸣,核心一定是内容。“很多大品牌相互推荐,而舞刀弄影是真正靠口碑存活的,他们把精力都花费在如何制作出更好的内容。或许年少时曾经渴望创造出很牛的项目,赚很多钱或者数据很漂亮,然而这些对社会的意义是什么呢?现在思维转变了,我们的初心为了让更多人从不同角度感受这个世界,认识自己。现在公司制作的项目拥有了很强的生命力,能产生非常强的自发传播量。同事有两句话说得很好:‘当内容好的时候,全世界都是我们的KOL’和‘其实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这个世界’,这很棒!”

关于团队管理,小舞表示,其实他们并不需要太多的物质激励,也不需要太多的制度约束,员工们每天都超级嗨,嗨到每个人在这里不断探索,不断成长,以及寻找自己的人生故事。比如有个员工的第二职业是烘焙师,她做出来的蛋糕好吃到要排队买。在这里,每天有上千上万人跟你聊人生,跟你互动,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小舞说,“他们在这工作的成就感来自于能否做出一个好项目,让观众看完我们的视频后对生活有更多的思考,能沉下心做自己,或者更有勇气面对生活。”

《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做视频节目,设备是最烧钱的

做视频节目,好的设备是成功的一半。小舞对记者说,此前团队在拍摄一个游戏项目的时候,需要第一视角的视频,由于市面上没有售卖的产品,于是他们便自己设计了一个类似摩托车头盔的产品。头盔上面镶嵌着一台摄像机,通过头盔拍摄的视频画面,观众能体验到镜头的呼吸感,比如握手的动作,观众能感受到画面前倾。“我们在开发一些全新的适合未来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有厂家在做,但我相信等到这个领域成熟了,这种设备应该会出来。”

除了自创的“头盔摄像机”,他们也会用go pro进行水下的拍摄。小舞说,水下拍摄对机器设备的要求很高,对于高难度的拍摄场景,团队基本上都是用最新的设备拍摄的,包括大疆的无人机等。

《人类实验室》:不走“网红”路线 直击社会痛点

拍摄这些视频的素材,大多是为一个叫做“真人恋爱养成游戏”的项目准备的,这个项目是舞刀弄影目前正在做的产品。比如,玩家可以用男主的第一视角身份与屏幕上的“共享女友”来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结合现在最流行的“校园”恋情及“小鲜肉”等商业元素,产品面向18到40岁的宅男、迷妹等群体,让宅男宅女们也体验一把恋爱的感觉。

小舞表示,他们花了一整年开发这款产品,接下来打算与大平台合作,比如直接将游戏嵌到大平台上。“现在BAT已经占据了中国互联网大部分的江山,其他创业项目无论怎样吸引人流都很费劲,最好是把产品做到轻又简单,让用户感觉它每天就在你身边。”她补充道,“‘真人恋爱养成游戏’的模式是舞刀弄影做的一个尝试,未来我们将会在互动电影上投入更多精力,让观众通过互动,可以选择不同的角色甚至人生。”

在小舞看来,厦门有自己的特色,居于沿海却不浮躁,让她和她的团队能够沉下心来好好做内容。在北上广的各个咖啡厅里你听到的可能是千万甚至上亿的项目,但那里的人很容易被干扰和影响。当记者问道,舞刀弄影有上市的计划吗?小舞表示了否定并说:“现在公司核心的工作还是做内容,包括资源整合、剧本、电影等,我们关注的是当代互联网环境下的年轻人群体。”对于未来,舞刀弄影的目标清晰且坚定。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